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作品展示 > 正文

变奏与高潮:探究中国法史发展中的基因突变

作者: 来源: 日期:2017/12/20 9:40:19 人气:16 加入收藏 标签:

在现在的法律史著述中,在评价宋代在中国法史中的地位时,鞫谳分司制度和民事诉讼的进步是必然提及的重要佐证。而又有相当多学者据此认为宋代达到了中国司法制度的最高峰,因而更加高调地对鞫谳分司制度进行了肯定。

但是,细究鞫谳分司制度,则不免使学者产生疑问:

这样重要的制度,为何在官方文件中缺少规定,却在宋代立国近200年之后才由缺少名声的官员汪应辰总结出来?

鞫谳分司制度是宋代普遍应用的司法原则么?为何在相当多的宋代案例中未见体现?

宋代各项制度充满了“事为之制,曲为之防”的特色,那么鞫谳分司制度与其他制度有区别么?是司法制度中独立应用的原则么?

对鞫谳分司这么重要的制度,为何在宋代以后历代史家视野中消失?只是在近代才由徐道邻先生才从故纸堆中发现?

因为这些问题没有回答,所以学者只能以“司法精神”、“法律文明”、“刑事原则”等较为虚化的话语系统对鞫谳分司制度进行讨论。鞫谳分司原则关涉到整个宋代法律史的评价,对这一问题的实证性研究当然具有相当高的学术价值。

缺少细节详细、地域广阔而时间连续的史料,这既是学者对鞫谳分司制度生疑的原因,也是后世学者深入研究此问题的局限所在,因此,在相当长时间没有”“鞫谳分司制度”为题的专论。

《卑职与高峰——宋朝州级属官司法职能研究》一书志在专研鞫谳分司制度,但作者却在题目中完全不体现其研究的核心所在,这是因为作者认为宋代州级是鞫谳分司制度实施的主要场域,而州级司法属官群体是鞫谳制度运行的关键,所以作者将着力处放在州级司法制度中,认为只有在制度史中讲清楚了鞫谳分司的来源,才能讲清其作为司法制度的各种运行态势。

作者所采取由制度史而法律史的研究路径,以宋朝地方文官政治与宋朝法制运行相互交错来安排论著结构,是符合宋代相关史料的特点的,也是切实可行的。

作者还认为宋代鞫谳分司制度,是学者评价出来的司法制度高峰,是后来人再认识而得出的制度最高点,这一结论应该予以重视。

《卑职与高峰——宋朝州级属官司法职能研究》全书36万字,由绪论、八章正文和结语,共十个部分构成。绪论部分提出宋朝地方司法制度中的“鞫谳分司和翻异别勘制度称得上是中国古代司法制度史研究王冠上的明珠,而宋朝州级司法属官正是中国封建社会司法制度顶峰这一最精彩、最特殊制度的关键。”“宋朝州级属官制度研究不仅是宋史研究中的重大课题,也是中国法律史研究中的重要课题。”作者全面梳理了学术界在此问题上已有的学术成果,分别从法律史与制度史两方面总结了当前学术界在宋朝地方政治及地方司法研究方面的成果,确定了将“幕职州县官”群体作为研究的切入点与突破口。在研究方法上,作者提出避免法律制度与政治制度两层皮的倾向,力图以司法活动为中心,将制度研究纳入到实际司法及行政活动过程的研究之中,明确了著作偏重于职能性研究与群体性研究的特点。著作正文共分八章,第一章和第二章从汉唐五代时期州级僚佐的设置沿革入手,对宋朝州级属官的设置情况追根溯源,探讨了宋朝州级属官的职掌、职位配置及鞫谳两司体制的形成和延续。第三至六章将宋朝州级属官置于宋朝地方行政流程之中,动态地考察了宋朝州级司法活动中司法程序与权力制衡的交错关系,在司法活动的实际运行中考察州级属官在地方司法活动中的分工及制衡格局,同时对以提点刑狱司为代表的司法监察机构对地方司法过程的进行监察的情况予以探讨。在此基础上,作者对宋朝州级属官在宋朝地方行政职能网络中的定位进行了详尽分析。官场心态研究是以往宋史研究中经常被忽视的一个问题,作者在对宋朝州级属官群体司法职能研究过程中敏锐的感觉到官场心态对州级司法的影响是一个难以忽视的因素。在第七章,作者对宋朝州级属官的官场心态进行了群体性分析,对宋朝州级属官的审判思想以及司法箴戒文化对州级司法属官的影响进行了探讨。尽管宋朝法制是中国古代司法制度发展的最高峰,但不可否认,这个最高峰只能是建立在封建法制基础上的最高峰,是前现代社会基础上的最高峰,在封建法制发展过程中制度的规定在与人治传统的纠结中,必不可免的落入低效运行与司法腐败的陷阱之中。作者在正文第八章全面归纳、总结宋朝州级属官司法的社会效能和司法难题,对州级属官所涉的司法腐败现象进行了全面检讨。在结语部分,作者将鞫谳分司制度予以进一步提炼,认为“鞫谳分司制度确是宋朝州级政治比较清明的重要原因。”作者对鞫谳分司制度给以了相当高的评价,认为“宋朝以鞫谳分司制度为代表的审判制度,因其与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权力制衡法律精神的近似,被学者认为创造了中国古代地方司法制度的顶峰。”

该著作可以说在宋朝地方政治研究与宋朝法制研究方面均取得了一些新的进展,是一部用心之作。

首先,该著作具有明确的问题意识,始终将鞫谳分司制度的形成放在问题的核心位置。透过长时段考察,著者将鞫谳分司制度的形成还原到历史长河之中。通过考辨宋朝幕职州县官体系的形成过程,鞫谳分司制度形成的原因被明确为建立在幕职州县官由军职幕职官与判司簿尉等诸曹官的分野之上,是唐末五代以来州级属官双系统运行所造成的事实结果,并进而探究了州级属官双系统运行的来龙去脉。透过纷繁复杂的历史表象,著作紧紧抓住司理参军一职的设置为鞫谳分司制度形成的关键,明确指出司理参军的设置为宋朝州级实际司法职能实施体系的核心,在宋朝地方司法过程中司理参军处于核心地位,从而全面构筑起了宋朝州级司法体系,强调了宋朝地方司法的专职化发展趋势。

该著作的研究对象为宋朝州级属官,研究重心为宋朝州级属官的司法职能,其研究对象处于宋代地方政治与地方司法活动的核心位置,纠结于地方政治与地方司法活动研究之中。在研究过程中,著者避免了仅就研究对象进行研究的弊端,将州级属官群体放置到宋朝地方行政网络之中进行全面考察,将其作为宋朝地方行政流程与司法流程中的一个关键节点,全面考察了宋朝州级属官在地方行政流程与司法流程中的地位与实际作用。

幕职州县官作为链接路级监司与地方亲民官的中间节点,对地方行政与地方司法的顺畅有效运行起着至为关键的作用。该书充分考证了幕职州县官与州县主官及路级监司的关系,全面考察了其在地方行政网络中的地位和作用,将对宋朝幕职州县官的研究进一步推向了深入。

作者通过对大量史料的充分解读,一定程度上肯定了鞫谳分司制度是中国古代法律发展史的最高峰的结论。通过作者的深入研究,我们可以得出如下印象:从鞫谳分司制度的产生原因、发展、运作及其最终在中国法律发展史上消亡的整个过程中,可以看出鞫谳分司制度是中国古代法律发展史上的基因突变,是中国古代法律在封建专制主义人治传统上生长出的近代性萌芽。但最终因为没有近代分权制民主的制度性土壤,也因为自身的缺陷与孱弱而最终被封建专制主义所扼杀。

其二,作者在广泛占有史料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核心史料体系。对宋朝地方政治和地方司法制度进行研究,最大的困难在于史料的不足。宋代史料重中央轻地方的特点是比较明显的。宋朝幕职州县官在宋朝的官僚制度体系中地位低微,导致史料记载相对匮乏。这给宋朝地方政治和地方司法研究带来了相当大的困难。为达到勾勒出宋朝州级属官群体全貌的研究目的,作者旁搜博采,正史、政书、笔记、奏议、文集无不涉及,并紧紧围绕核心观点剪裁取舍,从而得出了令人信服的研究结论。最值得注意的是,该著作并没有成为一部分类史料汇编性的作品,而是始终紧紧围绕核心问题展开论证,真正做到了史料为观点服务,观点由史料而出。当然这有赖于电子检索手段的运用。当前史料的数字化检索手段使史料的搜集更为容易,但也带来了电子检索史料碎片化的缺陷。碎片化史料在逻辑结构上的无序性,如果不能以一定的史学理论为指导,不能按照史料的内在逻辑进行整合,容易导致著作成为一部分类史料汇编。因而史料的系统性、体系性掌握的功夫不可否定。数字化的史料检索并不能够形成系统化解决问题的史料体系,数字化检索手段只能作为在问题意识和理论指导下的辅助手段。该著作充分发挥了数字化检索史料的长处,同时又能够将史料统一于核心的问题意识之中建立了自己的核心史料体系。

其三,注重理论思考。从作者的整个谋篇布局中,我们可以看出作者始终都是在明确的理论指导下进行的研究,充分吸收了前沿的理论研究成果,既将研究对象放置于历史的长时段中进行考察,又具有明确的问题意识,特别是对研究对象官场心态的阐发,可谓发前人之所未发,对宋朝州级属官群体形象的勾勒更加丰满。

通读整部著作,新意迭出,但仍存在意犹未尽之处。宋朝州级属官双体系运行是形成宋朝司法过程中鞫谳分司与翻异别勘制度的关键所在,因而对州级幕职官与地方诸曹官双系统源流形成过程的阐述似乎可以进一步明晰化;对鞫谳分司制的消亡原因,分析应该能够更加深入,并更应该注意从其自身原因入手。在人治原则未改变的情况下,权力分散所导致的行政成本爆炸性增加及权力寻租的普遍化、扩大化等大概都是宋朝司法体系被后世抛弃的重要原因;过于集中注意力于鞫谳分司制度,对于鞫谳是否合流倾向关注不够,特别是对鞫谳合流倾向所导致的司法腐败问题没有给以足够的注意。在古代人治传统下,官官相护所导致的同流合污在所难免,因而分司表象下的合流似乎更应引起注意。除此之外,个别史料的使用似乎还可以进一步思考和商榷。

当然我们也不可否认,微瑕不掩其瑜,该著作确是一部有诚意、有见解、有探索、有总结的作品。或许这不是关于宋朝鞫谳分司制度研究的总结性著作,但可以断言是该领域研究一个新的起点。

宋代司法制度确实可以说是中国古代司法制度史研究王冠上的明珠。鞫谳分司与翻异别勘制度确实是宋朝司法制度中最为重要的成就,理应处于中国古代司法制度发展的最高峰地位。但也不应忽视,正是宋朝地方司法权力的分散与繁杂导致了宋朝地方司法运作中存在着可操作性不强的严重问题。鞫谳分司、翻异别勘的司法权力制衡机制的设置,从程序上对极权专制的人治传统进行限制,必然成为其在人治传统影响下司法独立发展的致命性弱点,可以说这种对专制权力力图从程序上进行限制的努力,是导致其最终被后世抛弃的根本原因。

鞫谳分司制度是中国古代法律发展史上的顶点,是中国古代法律发展史长河中的一个变奏,却也正是其发展的最高潮,谱写出了中国传统法制发展的最美华章。尽管将其置于整个中国古代法律发展史的全过程中来看,将其置于中国古代的人治传统中法制的纠结过程来看,这一华章是因为历史发展到宋朝时的种种巧合因素所造成的基因突变而开出的绚丽之花,这种基因突变也注定了其昙花一现而不能持久的结局。但即使仅这昙花一现,也足以令我们一窥中国文化发展过程中的文明理性之光。正如陈寅恪先生所言“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后渐衰微,终必复振。”信哉斯言!

(贾文龙:《卑职与高峰——宋朝州级属官司法职能研究》,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

本文网址:http://192.168.1.100/html/tpxwen/206.html